从生物的趋利避害性谈为什么“把最差的脾气留给最爱的人”。从短期利益来看,得罪其他人的损失远大于伤害最亲的人。